学校主页 收藏本站
WELCOME
当前位置: 首页>>工作动态>>正文
工作动态

一代宗师陈恩凤

2020年11月23日 08:22  点击:[]

 

他是中国土壤学会的创始人之一

他是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的创始人

他是辽宁省土壤学会的创始人

他参与创建了九三学社辽宁省委、九三学社沈阳支社

他是沈阳农业大学土壤学学科的创始人

他是学术期刊《土壤通报》的创刊人

他在沈阳农学院担任6年系主任、21年副院长、4年院长

他是国家一级教授

陈恩凤进入中国地质调查所时的标准照。

1910年12月20日,陈恩凤生于江苏句容县,1933年1月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林学系,后“由学校送至北平实业部地质调查所土壤研究室(即现中国科学院土壤研究所)任调查员”,是我国第一批土壤考察、调查者。他在土壤地理考察中首次发现青海省中部有一片棕壤,证明了水土流失是导致近代我国西北气候恶化的重要因素。


1936年,陈恩凤在柯尼斯堡大学留学期间参加了国际土壤协会,图为土壤肥力组成员合影。前排左起第四人为陈恩凤的导师密希里,第二排右一为陈恩凤。

1935年11月至1938年4月,陈恩凤赴德国留学,在克尼堡大学研究院师从国际知名土壤肥力专家、密氏定理的创始人——密希里攻读学业,是该专业里唯一的中国人。他高效利用时间,只用两年半就获得理学博士学位,毕业论文在《德国农业年报》上发表。

1938年6月,陈恩凤回到长沙,在南迁的地质调查所任技师,曾到青海中部、四川西部、陕西南部、江苏南部、河南中部、安徽等地进行艰苦的土壤考察。1940年12月转入在重庆北碚新成立的中国地理研究所(即现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自然地理组任副研究员。

6E510

青年陈恩凤。

1943年8月,陈恩凤应邀转入复旦大学农学院任教授,主讲中国土壤地理课。

194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陈恩凤的《中国土壤地理》,这是我国土壤学家单独公开出版的第一本关于土壤地理方面的专著,以后四次再版。

195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陈恩凤的《水土保持学概论》,被称为“国内斯学之先导”

改造寸草不生的东北盐碱地,是新中国对土壤学专家提出的要求,也是陈恩凤的夙愿。1952年北迁沈阳后,他带队在位于吉林省西北部的郭前旗灌区开始了长期的盐碱地土壤改良试验研究工作,“淡水冲洗,种稻改良”获得了成功,终于在1960年使每公顷水稻产量达到4000公斤,使该地区逐步成为吉林省最大的水稻商品粮生产基地。

1965年,陈恩凤在全国盐碱土改良学术讨论会议上提出了以水、肥为中心的改良盐碱土综合措施,强调改良与培肥相结合,倡导大力开展肥盐动态、肥盐平衡的理论研究。

陈恩凤创造性地提出的改良盐碱地理论与技术,为我国大面积中低产田改良开辟了新途径,在全国各地陆续推广并取得显著成效。   他在科学研究上建树颇丰,尤其是在土壤地理、土壤肥力和土壤改良三个方面取得重要成就、形成独创性见解,为我国土壤科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中年陈恩凤。

1980年9月,陈恩凤时任辽宁省科协主席。他在省科协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提出,“科学的发展绝不是几个天才的个人奋斗所能实现的。在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科学上的分工越来越细,一些大型研究项目愈来愈带有综合性,各学科之间互相渗透、关系密切,要在科学技术上有重大突破,科研成果上有所发明创造,就更需要有多学科、多兵种的协作以及不同学术思想的充分交流。没有借鉴和交流,没有学习与继承,没有协作与配合,就没有提高,就没有发展。”

1990年,陈恩凤80岁寿辰,他的学术专著《土壤肥力物质基础及其调控》由科学出版社出版。

1995年,陈恩凤在土壤年会上作学术报告。

陈恩凤多次出国访问和作学术交流,他以中国科学家特有的严谨学风和渊博知识征服了各国同行。1982年,时任沈阳农学院院长的陈恩凤应邀赴日本出席日本土壤肥料学会学术大会,是会议邀请的唯一一位外国专家。72岁的陈恩凤身着中山装,以流利的英语在大会上作专题报告,赢得了全场热烈掌声。此行结束前,他把节省下的差旅费全部用于购买日本土壤学书籍并带回学校,这四本书至今仍存放在学校图书馆。

1982年,陈恩凤在日本土壤肥料年会上作报告。

1945年复旦大学迁回上海,陈恩凤任该校农学院农艺系主任。1952年复旦大学农学院北迁沈阳,他任土壤农化系主任;1958年任沈阳农学院副院长;1967年“靠边站”;1972年任革委会副主任,1978年任沈阳农学院院长。

1955年,陈恩凤到沈农后的全家福。

1977年,兼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的陈恩凤向省委提出“将辽宁农学院恢复为沈阳农学院并迁回沈阳东陵校址办学”的建议。1978年2月,辽宁省委、省政府决定恢复沈阳农学院并迁回原校址办学,学校结束了为期9年的搬迁分散办学历程。

同年12月,陈恩凤出任沈阳农学院院长。当时学校恢复办学,“百废待兴”,他带领师生在废墟上再建沈阳农学院。1979年完成2万多平方米的校舍维修任务,建成了两栋家属住宅楼和干部培训楼。到1980年底收回近4万平方米的被占房舍,分散在锦州、绥中、朝阳、瓦房店、铁岭等地的教职工全部迁回沈阳;校园植树4.3万多株,清除垃圾2000多吨,重现了勃勃生机。

1979年,沈阳农学院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重点高等学校。

1981年,沈阳农学院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具有硕士、博士学位授予权单位。

陈恩凤教授与他的学术团队合影。

据说,所有的学生站在陈恩凤身边,都会不自觉地把双手放在裤线两侧……这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来自学养、人格、经历和成就。

陈恩凤曾说,“关于管理学校工作,特别是大学教育,我认为最主要的是培养师资,也就是在党的领导下,培养高水平的又红又专的师资队伍。我一直认为培养师资是高等学校的首要工作,通过抓好重点课题,抓好重点教材,以点带面,建成高水平的又红又专的师资队伍,同时养成崇尚学术的优良学风,推动整个学校工作的发展。”

他认为,“要提高教学质量必须从事科学研究,但……必须把教学放在首位”。他坚持送人才出去和在实践中培养的办法,有计划地将众多的年轻教师派到国内著名的高等院校进修,鼓励青年教师参加全国有关学术会议。他要求教师不仅要管学生业务学习,也要管学生的思想,对学生的全面发展负责,“以教学工作为重心全面安排自已的科研、进修和其他活动。”

2001年,李岚清副总理来校看望陈恩凤教授。

1954年,陈恩凤把学校分配给他的一栋两户式的苏式洋楼主动让给了家中人口多的教授,自己带家人住进了只有50多平方米的房子。

担任省政协副主席后,政协办公厅曾先后两次要给陈恩凤分配沈阳市内的住房,他都拒绝了。政策分房时,按照级别他可以在省政协拿到相当可观的住房面积差额补偿款,但他从来没去领取过。他用车去市内开会,从来不许家属搭便车。如果会议延时,他一定会从会场出来告诉司机。到了用餐时间,他一定会送餐券给司机,从来没有遗忘。

1990年,学生们把他先后发表的90篇论文编辑成《陈恩凤文集》,全部出版费用都是他从工资中支付的。

陈恩凤的夫人孙琚比他小两岁,毕业于金陵大学,由他的恩师李德毅介绍他们相识,于1938年6月6日结婚。陈恩凤一生爱整洁,但他从不让夫人为他洗衣服。他说他的衣服太重,“琚洗不动”。他包揽了家中煤炉子生火、打扫卫生、侍弄菜园子的全部活计,从不让夫人做农事。

1939年,陈恩凤和孙琚在重庆北碚的第一张合影。

2008年6月6日,98岁高龄的陈恩凤住在金秋医院干诊病房,他坚持从病床上坐起来,一定要打电话给在二四五医院住院的孙琚。他精神矍铄地说:“今天是我们结婚70周年的纪念日。我们一起保重身体,争取再一起活10年。”

6月7日晨,陈恩凤逝世。44天后,孙琚安详辞世。

为纪念一代宗师,加强校园文化建设,2019年教师节期间,学校在土壤楼东侧树立他的半身铜像。宗师深邃的目光,激励后人不断进步。

(来源于沈农统战)

 

关闭